當前位置:首頁
>業務工作>研究報告
2020年我國信息通信業深度分析
發布日期:2021-02-08 來源:統計分析處

2020年,新冠疫情對我國經濟造成了深刻的影響,通信業作為國家的先導性、基礎性、戰略性產業,利用新一代信息技術在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中發揮了重要作用。遠程教育在全國中小學和培訓機構快速鋪開、在線辦公和視頻會議解決了企業疫情期間的工作需求、電子政務系統為民眾提供各種線上的便民服務。通信業在促進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的同時,呈現出以下特點。


(一) 通信業新一代信息技術助力抗疫復產


疫情期間,通信業全力支撐疫情防控工作,充分發揮大數據、云服務、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的優勢,開展流動人員追蹤溯源,提供無接觸生產等技術應用,滿足民眾和企業的居家遠程辦公、在線教育、云會議等需求。從運營商的收入來看,云計算等相關業務的需求不斷增加,2020年數據中心業務、云計算、大數據以及物聯網業務收入比上年分別增長22.2%、85.8%、35.2%和17.7%。從上市公司的云服務收入增速也可以看出,云服務的需求正在不斷提升,2020年,阿里云業務營收同比增長50.0%,并且在第三季度首次盈利。


(二) 通信業成為經濟下行中的增長亮點


2014年以來,電信業務收入增速一直低于我國GDP的增速,到2015年兩者間的最大差值達8.9個百分點。這種局面在2020年出現了轉變,2020年,我國GDP同比增長2.3%,而電信業務收入增長達到了3.6%,7年來首次超過GDP增長率1.3個百分點,成為我國經濟下行中的增長亮點。從結構來看,云計算等新業務成為增長第一引擎。從發展階段來看,電信業務收入增速將處于上升趨勢,5G和新業務將成為主要拉動力。



(三) 疫情下人口的低流動性導致移動用戶首現負增長


我國移動電話用戶在實現爆發式的增長之后,2020年歷史性的出現了負增長,全年移動電話用戶減少728.0萬戶。移動電話用戶下降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兩方面,首先,運營商的線下渠道在疫情期間受到沖擊,雖然提供了線上營業廳的在線服務,但用戶線下辦理開戶的用戶習慣無法短時間改變,新用戶的發展速度有所放緩。其次,由于無法復工復產,個人的出行活動需求和企業營銷推廣需求不斷降低,注銷了臨時號碼以及營銷推廣類卡號。隨著移動電話用戶數歷史上首次出現負增長,收入增長靠新增拉動的舊模式已經不能延用,運營商尋求新的增長方式迫在眉睫。


(四) 4G時代移動數據流量紅利結束


2020年,我國移動數據及互聯網業務收入增速為1.7%,接近零增長。從單月增速來看,全年有六個月出現負增長,結束此前收入高速增長的態勢,移動流量紅利結束。一方面,隨著提速降費的深入推進,流量規模雖持續攀升,但用戶ARPU值(平均每月每戶收入)卻在逐漸下降。另一方面,跨區域競爭逐漸顯現,在取消流量漫游后,用戶可以選擇任何省市的低價格大流量套餐作為流量卡使用,流量價值進一步降低。綜上所述,流量已經不能為主營業務收入的增長提供足夠的動能,運營商面臨新一輪的挑戰。


(五) 5G業務的價值效益還未充分顯現


根據2020年運營商披露的數據顯示,5G套餐用戶預計達到3.5億戶,已占移動電話用戶數的1/4。從資費上看,5G套餐的門檻較高,以北京為例,最低的5G套餐價格為128元/月。但即便如此,也并未對ARPU值起到拉動作用。2020年移動用戶和移動互聯網流量的ARPU值分別為46.48元和38.33元,較上年分別下降0.05元和0.09元。也就是說,5G移動業務的價值還未顯現。同時,目前5G行業應用發展還處于早期階段,尤其是行業應用需要的SA能力目前還未大規模商用,5G的商業變現還需時間。


2021年,運營商的發展重點關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5G行業應用的發展情況,不同的場景需求與基礎設施能力的融合將決定運營商在行業市場的競爭力。二是疫情時期形成的經營模式將得以延續,“云網融合、能力開放”成效決定運營商的效率和新業務的推廣。三是5G建設成本和5G基站運維成本較高,如不能盡快打造殺手級應用,運營商經營成本將明顯上升。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大鸡吧插我啊视频